楼市僵持 股市会启动吗 轩辕传奇迷之幻城

2016-12-28:   编辑:www.1cj.cc   来源: 互聯網

(原标题:楼市僵持 股市会启动吗) 中国投资者资产主要组合是住房、股

(原标题:楼市僵持 股市会启动吗)

  中國投資者資産主要組合是住房、股票和債券(個人投資者的債券投資往往以銀行或信托理財産品形式出現)。時間周期決定了資産組合權重,過去的經驗數據看,房市與股市在時間上具有此起彼伏的鏈動或替代關系,因此,在利用地産泡沫的政策引導下,2017年中國股市會重現大牛市嗎?政策取向上通過供給側改革利用泡沫會否出現股市與房市一同被遏制?這是所有投資者關心的問題。爲此,筆者對2017年中國股市進行情景分析,看看地産行情受政策遏制時,股市能否出現跷跷板效應,即房市漲幅下降時,股市會否出現與投資者期待一樣的牛市。

  “五元”運行機制

  研究表明,股市或房市都是五元六維力量相互博弈的結果,即相當于六個人在下五子棋。投資組合重點與方向是否優化,要分析差异組合的五元力量相互促進、相互制約的作用的結果,即得看業績增長、宏觀政策、群體心理(大衆情緒)、供求關系(周期位置)、估值水平等五元力量的相互關系,因此在差异的周期位置,要盯住五元,理清重點的重點,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才气牽住“牛鼻子”。

  股市与房市“五元”運行機制是:即未来经济周期位置下经济或业绩增长如何?老黎民的情绪或市场心理是正面乐观还负面灰心推断这种增长趋势的?在这种增长配景和群体情绪下,当下经济整体或市场的估值(或信用评估)是应提高了还是降低?经济政策是推动或遏制经济增长、引导市场情绪、维护估值或信用的提升?差异的经济政策作用下,对商品供求、货币供求和资本品供求会有什么影响?差异的政策行动下出现的差异供求关系,又会对经济增长、群体情绪、市场估值及政策效果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差异的“反应”。

  業績增長代表價值創造能力、估值比較代表價值實現能力,群體心理是價值分配的须要條件,政策選擇是價值實現的充实條件,周期階段決定價值生産實現與分配的水平,其中政策對業績增長有直接影響,周期位置決定了收益高低或風險大小。業績增長企業可推動估值提升,可在周期差异位置占主導,可引導群體心理,可反作用于政策。資産組合創新的方向:根據時間周期判斷+五元運行分析,選擇年度行業或産業中價值創造、價值實現和價值分配能力最強大者,從而從其它産業或行業價值轉移過程中,實現組合效益最大化。

  從投資者角度來講,五元運行分析外,還得研究國際資本、國家資本、産業資本、地方資本、機構資本和居民資本在差异的時間周期或差异的市場狀態下,對資本市場的看法或行爲。每一主體在差异的時間組合時,都面臨其它五維力量的合力或阻力。投資者要做的是,判斷時間或市場周期,選擇六維力量在五元運行過程中力量組合失衡條件下的股市與房市的輪動關系,即投資組合股市、債券還是房市。

  周期是五元六维博弈过程的终极力量,因此,笔者先对周期进行分析,看看投资者2017年在房産、债券与股票的组合中,组合的重点在何方。资产价格组合优化需要与时间周期、农业周期、物价周期、货币周期、心理周期、资产(估值)周期的链动匹配,才气利用政策周期,实现五元协同,保证久期优化、效益提高。因为,周期决定了价值实现即估值水平和价值分配即群体情绪和政策方向。

  時間決定組合價值

  隨著時間周期變化,差异空間形態的組合産品其價值生産能力、價值實現能力和價值分配能力差异,因此,時間結構決定了組合的空間結構的邊界,即差异時間周期,由于風險收益匹配和資金久期匹配要求差异,限制了資産組合在空間的分布。中國經濟周期存在12-30-12-30自我循環自然-經濟周期規律。1953年-1983年爲中國政治主導經濟運行期,由行政+計劃經濟主導。1984年以來,中國經濟進入市場經濟主導形態,大約10年一周期(最長不超過12年),市場與政策兩手輪回主導,一輪積極財政政策+貨幣寬松推動經濟2-3年高漲後,多數時候出現7-8年的實際增長率下行調整期。如果從十年周期看,本輪調整2008年始,2016年已處于調整的末期;在新常態下2014年-2043年出現重複1984年-2013年形態的概率高:L型30年長周期總態勢下會出現10年周期的2-3年上升、7-8年回調的周期波動形態,即2017年開始有可能出現2-3年新常態下的經濟上升期。中國經濟運行的10周期規律是判斷2017年投資者投資組合的一個基本配景,即經濟周期調整末期,投資者適應周期變化,戰略配置自己的資産以股票爲主。

  10年周期與12年周期的交織存在,是中國經濟複蘇希望與蕭條壓力並存的時期,也是政策效果見效或失效並存時期,更是投資者情緒悲喜交集的時期,群體情緒處于樂觀-壓抑-悲觀-焦慮並存時期,2016年的股市就是這種群體情緒的反應,向上沖動三次被焦慮情緒打壓,只能慢吞吞向上龜行。無論如何,由于存在10年周期,2016年處于衰退期末端的大概率存在,從CPI、PP1、PMI指標看,即使GDP增幅處于新常態下的中位徘徊,投資者信心複蘇已經出現一些迹象,但投資群體反而會在市場拂晓前悲觀,除非出現超過2015年的大牛市,即期望理論中的需要兩倍的盈利才气對沖衰退期損失的痛苦。

  從10年周期看,在一二線都会地産泡沫受政策遏制狀態下,2017年即使沒有整體大牛市,仍然會有結構性大機會:供給側改革推動去産能制造出的行業供給“短缺”會使傳統産業龍頭上市公司價值實現能力大增而成爲牛股;科技創新推動的價值創造者有可能十倍增長;國有企業改革推動治理創新實現市場創新進而在價值分配上出現創新,也會出現短期的牛股。

  當然,即使房市與股市之間出現此起彼伏的輪動效應,投資者在A股市場國際化、市場化和法制化面前,2017年也要做好國際化可能導致估值下降、市場化可能引發股票發行大躍進、法制化可能形成對灰色入市資金擠出效應導致的群體情緒剛剛樂觀、股市向上努力又遭挫折的可能,這種情況在2016年已經遇到三次,2017年也難以完全幸免,因爲12年周期的作用力還會發揮作用。

  從過去的經驗數據看,房市與股市在時間上具有此起彼伏的鏈動或替代關系,因此,在利用地産泡沫的政策引導下,2017年中國股市會重現大牛市嗎?

  從10年周期看,在一二線都会地産泡沫受政策遏制狀態下,2017年即使沒有整體大牛市,仍然會有結構性大機會。

文章转载自互聯網,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将马上删除!

    本文鏈接:/zx/gcsy/2016/1228/363784.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財經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