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之預言書

2017-08-14: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拂晓之預言書 死亡“暫停”:液氮罐裏的陰陽穿越 ——中國首例本土人體冷凍的故事 生存展文蓮遺體的液氮罐 本报记者 张盖伦 展文蓮的“墓”,是個衣冠冢。 她正以头朝下的姿态甜睡在容积2000升的液氮罐内。那是-196℃的极低温,时间的流逝,几乎不会再在她身体上留下任

拂晓之預言書

死亡“暫停”:液氮罐裏的陰陽穿越

——中國首例本土人體冷凍的故事

中国首例本土人体冷冻故事:液氮罐里的阴阳穿越

生存展文蓮遺體的液氮罐

本报记者 张盖伦

展文蓮的“墓”,是個衣冠冢。

她正以頭朝下的姿態沈睡在容積2000升的液氮罐內。那是-196℃的極低溫,時間的流逝,幾乎不會再在她身體上留下任何痕迹。

和展文蓮的暫時居所隔了一條走廊的,就是山東省臍血庫。十萬余份臍帶血造血幹細胞被生存在此,它們像一份份高額的生命保險,被用到的概率很低,但——“萬一呢”?

沒人說得清未來會怎樣。桂軍民生存妻子的遺體,也是對未來的押注——從理論上來說,被冷凍的人或許可以複活。

桂軍民希望妻子能快點醒來。他們都只有49歲,都算年輕。但他又很清楚,這事急不得。“要等她這個病能治了再醒,否则沒意義。醒過來也沒意義,對吧。”桂軍民重複著,像在提醒自己。

展文蓮是首個在中國本土冷凍並等待複活的“病人”。

1

2017年5月8日淩晨4時1分,展文蓮的呼吸和心跳停止,主治醫生宣布病人已經死亡。

但她還要再經曆一場手術。

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以下簡稱銀豐研究院)和山東大學齊魯醫院的臨床專家行動起來。他們向展文蓮體內注射抗凝、抗氧化和中樞神經營養等藥物,並通過循環系統快速輸注冰鹽水爲其進行物理降溫,同時實施氣管插管,啓動呼吸機和美敦力菲康心肺複蘇機Lucas2等心肺支持設備,以保障她身體的供血供氧,維持機體生理功能。

之後,展文蓮的遺體被送上救護車。警燈閃爍,救護車從齊魯醫院東院區駛離,開向銀豐研究院。

在那裏,展文蓮要經曆冷凍前最爲關鍵的步驟——灌流。

美国专家阿伦·德雷克(Aaron Drake)对马上开始的程序并不陌生。来到银丰研究院之前,他已经在美国最大的人体冷冻机构阿尔科生命连续基金(Alcor,以下简称阿尔科)工作了近十年,到场了70多例人体冷冻手术。

在他看來,“死亡”不是一個瞬時概念,也並非不行逆。就算心髒停跳、呼吸停止,人的身體和大腦,還“活”著。在阿爾科,冷凍人被稱爲“病人(patient)”。

死神的鐮刀已經揮下,但傷口還未擴大。阿倫·德雷克一直做的,是給這死亡的進程按下暫停鍵。但在人體進入最後的低溫生存階段之前,他必須盡可能保證,“病人”不受或者少受冷凍損害。

冷凍最大的敵人,是水在低溫下結成的冰晶——冰晶會刺破細胞內壁,造成極大損傷。所以,冷凍機構必須用特此外防凍劑置換人體內的血液和水分。

和阿倫·德雷克一起上陣的,是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心外科醫生、麻醉專家以及體外循環灌注師。他們從展文蓮的頸部和股部建立雙通路體外循環,在特制的低溫手術台上,將其體溫降低到18℃左右。

然後,透明的、乳白色的防凍劑,緩緩注入展文蓮體內。降溫仍在進行,防凍劑變得越來越濃稠。它會成爲固體,但它不會結冰。這個過程,叫做“玻璃化”。

灌流最終完成,已是近6個小時之後。接著,展文蓮的身體被轉移到大尺度程序降溫床上。阿倫·德雷克對這張床贊賞有加,美國阿爾科沒有這樣的設備。

    本文鏈接:/zx/wsrp/2017/0814/423339.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1330595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