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優凡表

2017-08-14:   编辑:www.1cj.cc   来源: 未知

帝優凡表 “天津爬樓攻略”引熱議記者探訪“爬樓族” 高樓攝影師自曝“爬樓圈”種種隱情 調查動機 爬高楼,已然从国外来到我们身边,近来流行网络的“天津爬楼攻略”就是例证。不外,看似危险、刺激、炫酷的爬高楼,远比我们想象中可怕,不仅涉及爬楼者的安全,还涉及公共安全

帝優凡表

“天津爬樓攻略”引熱議記者探訪“爬樓族”

高樓攝影師自曝“爬樓圈”種種隱情

調查動機

爬高樓,已然從國外來到我們身邊,近來流行網絡的“天津爬樓攻略”就是例證。不過,看似驚險、刺激、炫酷的爬高樓,遠比我們想象中可怕,不僅涉及爬樓者的安全,還涉及公共安全等諸多法律問題。

□ 本报记者 杜 晓

□ 本报实习生 涂陈昊

近日,有網友發布了“天津爬樓攻略”,在網上引發爭議。

近年來,爬高樓在一些年輕人中間悄然流行。究竟是出于什麽原因爬高樓?爬高樓可能帶來哪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登上高樓的感覺非常棒”

“天津爬樓攻略”的前言寫道:“爬樓一定要注意安全,……好好享受吹來的風還有都会的夜色吧。”

“天津爬樓攻略”首先介紹的是君臨大廈:“在意式風情街旁邊靠著海河曾經一度是攝影愛好者和爬樓愛好者的聖地,2014年之前樓頂是完全開放的,可以縱覽天津的主城區、天津之眼、天塔等標志性建築,但是由于人太多,之後樓頂就設立了監控。”

究竟是什麽人在爬高樓?

在一款知名問答App上,有人這樣解釋,“最早是攝影愛好者,他們爲了拍出好看、特別的都会照片而爬上高樓,但是大多時候高樓的天台是被鎖住的,于是有些攝影師就铤而走險”“接著就有人爲了爬樓而爬樓……美名其曰爲攀登生命的高峰,只有在臨近死亡的時候才气體驗生命的珍貴”。

成峰是北京市一所高校的在校大學生,同時也是一名高樓攝影師。

成峰從今年3月開始拍攝都会風光,並且逐漸喜歡上了高樓攝影。

“都会風光是攝影的一種形式,能記錄這個都会的繁華與變遷,鏡頭捕捉的可能是高樓林立的CBD,也可能是低矮的居民區。在高處,你會有一種一覽衆山小的感覺,能夠使心靈得到自由的釋放,同時也是一種提高攝影技術和緩解壓力的好方法。”成峰說。

記者詢問成峰究竟爬過哪些樓,成峰拒絕回答。他只是簡單解釋,“恕我不能具體告知爬過哪些樓,機位的保密性使爬樓者一般不透露機位,同時也是保留機位和不驚擾居民的無奈之舉”。

王永明也是一名高樓攝影師,他從2015年開始從事高樓攝影。

“登上樓頂的感覺非常棒,建築、車流和忙碌的人,給我帶來的不只是拍攝建築美景,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挑戰。”王永明說。

王永明告訴記者,他曾經去過中國尊、國貿三期B座、銀泰中心等高樓。

跳到天台又從居民家返回

在網上進行搜索,可以發現大量爬高樓者拍攝的照片,中外都有。

網上曾流傳俄羅斯青年徒手攀爬深圳在建的660米高平安國際金融中心的視頻,看著令人心驚。

此外,還有在高450米的南京紫峰大廈樓頂塔尖上拍攝的視頻。在這段視頻中,4個年輕人徒手爬上南京紫峰塔頂,並且還單手脫開做出一些驚險動作。

無論是對于爬高樓的人還是就旁觀者而言,安全是最受關注的。

“爬樓的安保措施的確很重要,但我要強調的是爬樓不等于極限運動。爬樓的目的是拍出美麗的都会風光,而不是在樓上肆意遊樂和進行極限運動。我們只會在天台邊緣安全地點拍攝,會佩戴安全帽,一般不會有危險。”成峰說。

    本文鏈接:/zx/wsrp/2017/0814/423380.html
    轉載請保留此鏈接!


  • 責編:1330595742